首页 > 精选视频 > 正文

文化名人访谈丨绘画蕴藏着丰富的文化品格——访画家安赟

2021-06-24 11:16:42

来源:搜狐

分享到:

“得宽闲处纵古贤;日摹夜读到晓悬。点画纷披无秘密;体势有笔意可传。”这是安赟的老师杨国光鼓励他的诗,从中不难看出安赟为了在绘画艺术的道路上走得更高、更远,付出了很多很多。

安赟20世纪80年代就读于西北师大美术系,4年的系统学习让安赟获益良多,他说:“20世纪80年代末,我在师大美院较系统地学习造型能力和画理。‘融合中西’的特点,进行了造型能力的训练和笔墨实践,对我而言起到了开启门径的作用。这些学习,使我对中国画学习研究有了具体的解读与训练。临摹、写生等要素对笔墨融变的促进与影响,其本身也含有并列关系。在当时,写生与临摹是绘画基本功的两个方面,首先是一般的造型能力;第二是专业的基本功。是对表现对象的深入研究和精确描绘的能力。仔细推敲,其实这种能力是在素描训练中就培养出来的,这恰是在对造型的理解上掌握绘画工具性能的基本功,即对纸、墨、笔等性能的掌握。”

造型能力对中国画发展很重要。速写、素描是提高“造型能力”的重要手段。这个能力的训练是那时安赟每天笔不离手的基本功课。速写、素描每天加起来十个小时左右。有时候晚上画石膏像,往往会画到天亮。安赟说:“至于说有的画家没有学过素描而造诣很高,这可能是通过别的渠道而达到造型能力的提高,这是另一个问题也比较复杂,是一个学术问题,值得专题研究和探讨。事实上,造型问题的确是比较复杂的学术问题,首先是画史的问题。李可染的‘素描论’实际上是建立在自己的绘画实践和绘画追求上的,而非建立在客观历史事实上提出来的,他在艺术实践上倚重素描这点是不可否认的。当然‘素描’应用于西画的‘表现力’上是可以借鉴的,这是没有疑问的。”

20世纪90年代,安赟进入省直文艺团体工作,他开始对“传统”倾注了很大的热情。他认为:“每个事物都有其对立面,在学理上,也要寻找一个对立面,这就是‘传统’,如此方能在‘辩证法’的检验下完美无缺。齐、黄(齐白石、黄宾虹)就是传统,我也学过‘四王’(王时敏、王鉴、王翚、王原祁)山水。那时整日俯案摹古,所谓画于南窗之下,正是我当时研习的状态。深入学习传统、深入认识生活、全面的艺术修养,这三个方面很重要。对于一个画画的人来说,第一要有正确的学习方向;第二要有正确的方法。正确的方法就是科学的学习方法;第三还要有坚强的毅力。至于精读传统,我认为:传统包括历史,历史本身是传统的一部分。”

进入21世纪后,“以最大功力打进去,以最大勇气打出来”这个理论对他产生了很大影响,加大了他对中国画理论更加深入的研究。他还开始通过对景写生来提高国画表现力。他认为:“看,比写生要差得多,因为‘看’只能得到一个模糊的印象,只有写生才能形象地、真实而具体地深入认识客观世界,丰富和提高形象思维。五代山水画家荆浩在他的画论《笔法记》中提出‘观者先看气象,后辨清浊,定宾主之朝揖,列群峰之威仪。’我体会这是对中国画写生的基本要求。对景写生把空间关系、景物之间的关系交代清楚,要把握好用墨的分寸、比例关系。对于写生的坚持,我似乎自始至终都如此。描写形象规律,用体积、空间观察,用认真的态度去画。认真画一张,比潦潦草草画十张好。‘定宾主之朝揖,列群峰之威仪。’这是我的体会,这是对山水、花鸟写生的基本要求。”

书画同源,学习中国画更要在书法上下功夫进行研究,尤其作为一个中国人,又从事中国画。安赟告诉记者:“国画与书法两者在其工具材料上是相同的,如毛笔。其执笔、运笔的方法也是基本一致,更重要的是关于用笔的要求,在古代以中锋为上的一些基本规范,均为书法和水墨画所秉持。书画自古相通,用石涛的话说‘其具两端,其功一体’。历史上一身兼书画二任者大有人在。有以书入画者,也有以画入书者;有以画名世者,也有以书名世者。所以就出现了画家的书法和书家的绘画。画家作书多将其绘画之笔墨意趣之于书,故书有画意。书家作画,擅长将书法的笔法气韵用之以画,故画有书味,其书风画意以浑然一体。书法又得益于绘画形式美方面的助力,使得书法表现出不同于全然是书家的魅力。中国书法奠定了中国绘画雄殿的基石,如果说‘道法自然’要寻找一种最合宜的艺术作为诠释,那便是书法。书法,即使有象形的因素,但也是经过高度抽象的。在它的点画流美之中,你所看到的、体味到的乃是生命的状态运动的感觉、物质的消长和不可名状的意味。”

在谈到他对中国画的理解时,安赟说:“中国画有着完整的审美体系并具独特的审美内涵,它的艺术特征除了‘视觉艺术’,还蕴藏着丰富的文化品格。文化精神是中国画的支柱。包涵着中国文化的特殊精神,体现了儒、释、道三家的哲学理念,以墨色为易象达到静境,这是儒、释、道皆倡导的境界。道家提倡恬淡的修养,由彩色的绚烂之极归于墨色的平淡,是一种精神境界的升华。儒家的阴阳交替为宇宙的根本规律,黑为阴,白为阳,墨色的两极正合自然之性。这是现阶段我要用大量时间长期研读和体悟。”

安赟的画作有着鲜明的个性,但他依然没有停止对绘画艺术的探索和追求。安赟说:“中国画的探索与创作,可以从其作品的气息与境界中捕捉到。其艺术活力最有力的体现并不是作品的多少、大小,也不是什么与众不同的样式,而是根植于画家绘画作品中的一种弥而欲坚的精神,无止境地创造境界。在当今我不受过度市场化了的浮躁,能心无旁鹜地不断探索,从复杂的生活及都市文化的情绪中滋生出一股股创造的冲动。从艺术哲学的角度来讲,每一个真正的艺术家都在创立与完善自己的审美经验,并在审美经验的指导下去整合各种绘画因素来创作。很多看似偶然的作品与效果,无不是在审美经验的支配下长期积累的结果。在这个过程中,文化价值的选择作用是相当重要的。可能正是有了这么一种流淌在血液中的文化传统,在不知不觉中,随着对文化的认识与感悟,不由自主地进入了这么一个对中国画探索学习的重大课题中来。这不仅对我来说是一个过程,对中国画在当代的发展来说,又何尝不是一个过程。”

安 赟 字云石,号“紫竹轩居士”,别署“子竹亭长”,静宁人。学院派书画家,长期从事书画创作及理论研究。作品多次入展国家级展览。国家二级美术师。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。1993年本科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美术系。2016年结业于西北师范大学书法文化研究院高研班。受业于当代著名书画家吴宪生、杨国光、翟万益、陈文明、李逸峰诸先生。2017年3月,草书作品入展全国第二届书法临帖、创作展;2017年8月,草书作品入展全国第四届青年书法篆刻展。作品多次入展国家级展览并见诸国内书刊杂志。

兰州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孔德胜 文/图

精彩推荐